? ? 排列五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彩票两元网
員工天地
李忠勇散文《深沉的父親,最暖的情懷》
時間:2019-06-16點擊量:1306 單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李忠勇 文章字符數: 2723 分享到:

我還記得,那篇感人至深的《背影》,出自大文學家朱自清之手,便自然帶上那不可比擬的深情與感動:那個年邁的、步履蹣跚的父親,卻愿意為了我而翻越月臺去買橘子,看著他艱難的背影,心中早已涌起無限感動。父親送我遠行,只有簡簡單單地一聲“珍重”,而千言萬語,早已匯聚成內心深處最深的牽掛。父親,高大偉岸;父愛,厚重如山,他會永遠在那里不離不棄,等候我的歸來。

這是朱自清的父親,也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父親,沉默寡言又柔情似水的父親。我曾深深地感動于如此這般父愛的偉大,而幾曾何時,我卻成為了故事中的人。

是相顧無言,是感人肺腑,而回憶卻又一次次將我拉回學生年代的那個午后,那個夜晚。

炎炎夏日,驕陽似火,滾滾熱浪撲面而來,叫人不敢直視。這是父親第二次來到這個我上學的城市。第一次,是送我來這里上學,而這一次,他是在我的強烈要求之下,專程趕來接我放假回家。細數時光,我來這兒也幾近一年光陰,卻既陌生又熟悉。

我與父親并肩在校園里行走,路上行人很少,父親為我打著傘,我們都沒有說話。或許是因為這炎熱的天氣,叫人實在懶得開口吧。而父親像是對這陌生的一切都充滿好奇一樣,他四處打量著,不時感嘆幾句,而我也不曾理會,似乎是懷著心事。

在這我熟悉的地方,這條我每天行走的小路,我們倆走了很久很久。之后,我便與父親一起收拾行囊,準備歸去。忙忙碌碌的午后,而不知不覺也已天色漸晚。燈火星星點點地亮了起來,而暑氣也開始漸漸消散,為了犒勞父親,我帶父親來到我常吃的小店,決定請父親吃個“大餐”。我將菜單遞給父親,讓他盡情挑選,但父親卻沉思良久仍未決定,只是淡淡地說一切隨我就好。每逢點餐,父親總是這么說,我便沒有再多言,點了一碗我常吃的面,也給父親點了一碗。說是大餐,只有面可不行,想著給父親來點“小吃”。但還是一樣,父親再次將主動權交到我的手里,想著父親平日里愛吃的,我又為父親點了他最喜歡的菜。“爸,我給你點了你最愛吃的……”我有些得意,心想著父親肯定特別高興。飯菜上桌,但父親卻深色暗淡,幾次拿起筷子卻又放下。“怎么了,爸!這都是你喜歡吃的呀!快吃吧!”“嗯嗯,好,好。”父親應和著,開始低頭吃面。我似乎感受到他的艱難,吞咽著,不時咳嗽幾聲。只是喝了幾口湯,便不再動筷,“爸,你怎么啦?”我關切到。“沒事,沒事,天太熱了,沒什么胃口。”“嗯。”我竟就這么相信了父親的話,不以為意,又轉而提議道,“爸,要不晚點我們去吃冷飲消消暑。”父親沒有做聲,可不知為何,我竟然突然麻木,絲毫沒有意識到父親的身體不適。

飯后,按著計劃,我又帶父親去了星巴克。“爸,你喝啥?我請你。”父親,看了一眼菜單,喃喃自語到“好貴……”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聽到了他的小聲嘀咕。父親便謝絕了我的好意。這可不成,于是“激將法”信手拈來:“爸,你是覺得貴?難得喝一次,還能喝窮了不成,喝吧!”“我還是不喝了。太冷了。”“爸,你才說熱的,這會兒又說冷,我才不信!你快點一個……”如此,我與父親商量了很久,也開始變得不耐煩,又看到店員小姐姐似乎有些無奈的目光,我也開始有些生氣。不再與父親商量,也不顧父親是否愿意,便要他與我喝了一樣的。事后,竟還有些得意。

“爸,好喝嗎?”“嗯,還可以。”聽著父親的肯定,我沾沾自喜。飯后,我便與父親一同,拿著行李登上了前往車站的公交,這一天似乎就這么平平淡淡地過去了。而我也算是完成了我的心愿。

趕往車站,正是下班高峰期,車上一如既往的擁擠不堪,人潮瞬間便把我們淹沒。雖是有空調的車,但絲毫不覺得涼爽,還混雜著各種香水味、汗味,一時之間,竟有些令人作嘔。一路顛簸,車停停走走,短短半小時的路程似乎開了很久很久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父親開始向我提議要下車,這可還沒到站呢?我驚訝著。“嗯,我有些不舒服……”父親呢喃著,我似乎聽出了父親的聲音與往日不同。“爸,你暈車了嗎?”“可能……是吧!”“爸,能堅持一下嗎?就快到了。”盡管理解父親的難受,但我仍然希望父親可以在堅持一下。好容易,車又開過了兩站,離目的地是越來越近了。我一邊安慰著父親,一邊焦急地看著前方擁堵不堪的路。“我們還是下車吧……”父親再次建議,我想,或許父親實在是很難受了,而這車也不知要堵到什么時候,無奈之下,我應允著。上車容易,下車難,推推搡搡,我與父親拿著大包小包的行李,好不容易才擠出了擁擠的人潮。

可剛一下車,父親便“吐”了一地。“爸,你怎么了?”興許是許久沒見父親這樣,我一下子緊張起來。“沒事沒事,我休息一下就好。”“要不,我們去看看醫生吧!”我關切地問。“傻孩子,都說了沒什么事,別擔心!這不,快看看離開車還有多久。看咱還能來得及趕去車站不。”“來得及,但是……”“沒事,回去再看醫生也行。”父親很堅決,我也只能聽從。似乎是從這一刻開始,我才感受到父親的虛弱。瞬間,我便被滿滿地愧疚淹沒。

“爸,你沒買臥鋪嗎?”拿著車票,我才驚覺,父親居然沒有座位。父親笑著,“沒事,我沒買到票。”“那你來得時候是……”直到此時,我才頓悟,原來父親為了來看我,整整站了一個晚上,沒有休息。而父親卻只是寬慰我“沒事的。”“爸,買不到票,你和我說,就不用來了嘛!何必搞得這么辛苦……”我抱怨著,是怪自己太過任性,也還有深深地自責。“沒事,爸就是想來看看你,爸想你了……”突然間,我的雙眼早已模糊。我不知道,父親是否真的是買不到票,又或許他只是為了省錢,但是我并沒有說,而這一切,也早已不再重要。

昏黃的燈光透過茂密的樹叢照射下來,落到父親身上,我驚覺,父親就這么老了。一陣風吹過,我看到父親竟有了許多白發。

好容易挨過漫長的車程,到家,而父親也早已疲憊不堪,我心如刀割。后來,我才從母親口中聽說,原來父親出門之前就已身體不適,母親本想勸說父親打消來看我的行程,但父親卻不忍心讓我失望。盡管沒有座位,但他的愛卻無法阻擋,也正是這愛支撐著父親跨越萬水千山,來到我的身旁。而我竟渾然不知。

回想,我是多么不理解父親,更沒有感受到他的愛,我埋怨父親小氣,我抱怨他的“麻煩”,我竟是如此可笑的。后來,開學、放假,反反復復,我再沒有要求父親來看我,我仿佛一下子便長大了。或是父親想來,我也是拒絕的,我知道父親的不易,這段旅途,對父親來說也太過漫長。

如今,我早已畢業,又再次回到家鄉工作,是不愿再讓父母深深牽掛,是不忍心再讓父母苦苦守候。而每次,與父親并肩行走,我總會想起那段與父親一起走過的路,想起那個午后,想起那個夜晚……父愛無言,只是時光一次次將它證明。

編輯:馬薇


? 2009年排列五走势图